<progress id="r9aqe"><track id="r9aqe"></track></progress>
  • <span id="r9aqe"></span>

  • 
    

  • 哪些情況下可以啟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鑒定評估費用從哪里來?環保司法如何配合?

    重慶一案一創新推動改革落地見效

    2019年09月26日08:25  來源:中國環境報
     
    原標題:重慶一案一創新推動改革落地見效

      2017年12月,中辦、國辦印發《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以下簡稱《國家改革方案》),自2018年起在全國范圍內試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在總結改革試點經驗的基礎上,2018年9月,重慶印發《重慶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重慶實施方案》),為全面試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改革制度奠定堅實基礎。

      通過以案例為抓手,重慶努力實現用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保護生態環境,破解“企業污染、群眾受害、政府埋單”困局,解決生態環境損害“誰來賠、賠什么、怎么賠?”的問題,通過探索創新體制機制,積累了大量經驗辦法,不斷推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開花結果、落地見效。

      細化8種啟動賠償情形,探索資金保障機制

      2018年12月,重慶市南川區林業局就當地發生的一起非法采伐國家珍貴保護植物案件向法院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

      這起案例讓人第一次認識到環境有價,損害擔責。非法采伐國家珍貴保護植物的行為,同樣要承擔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

      為更好地確保多領域的生態環境損害得到及時修復,重慶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中涉及“發生其他嚴重影響生態環境后果的”情形,細化為8種啟動賠償的具體情形,涵蓋了環境污染或生態破壞導致對國土資源、林業資源、野生動物資源、水資源等生態環境的損害。上述案件中對于國家珍貴保護植物的非法采伐,也屬于生態環境損害的范疇,被列入賠償啟動情形之一,既刷新了人們對于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的認識,也對潛在的環境違法行為起到了震懾作用。

      為有效解決因鑒定評估費用支付在先、損害賠償在后導致的“鑒定評估費用墊支難”問題,重慶市在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方面大膽探索,形成了一套靈活變通、可操作性強的資金保障機制,確保改革工作推進更加順暢。

      2018年3月,重慶市巴南區環境行政執法支隊在檢查時發現:轄區內某企業自行傾倒危險廢物,對生態環境造成破壞,隨即對其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并委托專業機構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評估。在委托過程中,采取了先期由財政保障墊付鑒定評估費用,之后再通過磋商協議,確認并追回前期墊付的鑒定評估費用,并由賠償義務人直接繳入同級財政的方式,充分發揮了財政資金保障作用,為這一案件的順利辦結提供了資金保障。

      在《國家改革方案》的基礎上,《重慶實施方案》明確:“賠償權利人指定的部門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調查、鑒定評估、修復效果后評估等費用,先納入同級財政預算安排,并由權利人指定的部門用于前期相關支出”。同時在《重慶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資金管理辦法》中對此進一步明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磋商或訴訟后,由賠償權利人指定的部門依法向賠償義務人追償,并及時繳入同級財政。

      深化環保司法聯動,探索銜接司法保障

      以案促改,從案例中總結經驗、探索創新,是重慶市推進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的一大抓手。

      2018年1月,重慶3家工業企業產生的50多噸未經處理的廢酸液被直接傾倒在重慶市長壽區一雨水井處,致使附近河流水體受到污染。案件發生后,重慶市生態環境局和重慶市人民檢察院擬對此案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和環境公益訴訟。

      鑒于目前法律法規對于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和環境公益訴訟銜接問題尚屬空白,在此案的處理上,重慶積極探索,創新機制,按照重慶市人民檢察院、重慶市生態環境局《關于在公益訴訟工作中加強協作的意見》相關規定,由重慶市生態環境局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同時與檢察機關加強協作,做好與環境公益訴訟的銜接,對磋商不成的案件,由檢察機關以支持起訴人身份參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

      最終,此案件通過磋商達成賠償協議,達到了既節約訴訟成本,又推動受損生態環境得到及時修復的目的。

      為加強與人民法院的協作,探索民事賠償與刑事司法銜接,重慶市生態環境部門建立了“對積極參與磋商并及時履行賠償協議的賠償義務人,賠償權利人可將其履行情況提供人民法院供定罪量刑參考”的工作機制。此外,還與公安機關加強協作,健全落實信息共享、案件移送、案件雙向咨詢等制度,始終保持懲治環境違法犯罪高壓態勢。

      在此案中,除了對違法企業處以行政處罰和刑事追刑外,還通過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向違法企業追繳賠償金99.1萬元,使這一案件集行政處罰、刑事追究和民事賠償于一體,充分體現“環境有價、損害擔責”原則,對環境違法行為起到了很好的震懾作用。

      《重慶實施方案》中明確,市和各區縣政府作為本行政區域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權利人,分別指定規劃自然資源、生態環境、住房和城鄉建設、水利、農業農村、林業等部門,負責組織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具體工作,并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工作任務納入本區域污染防治攻堅戰重點項目清單和環境保護目標任務。

      創新考核督察機制,實現改革區域全覆蓋

      除了上述創新措施,重慶還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權利人由試點期間的市政府,擴大至全市40個區縣政府(含兩江新區、萬盛經開區管委會),構建“1+40”的市和區縣兩級賠償權利人共同索賠工作模式,確保改革“橫向到邊、縱向到底”全覆蓋式地推進。

      為確保改革工作落地見效,重慶在對督察考核加大力度的同時,將區縣政府及有關市級部門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工作情況,納入全市環境保護集中督察,以及市級有關部門目標管理績效考核和各區縣經濟社會發展實績考核中的生態環保考核,并將其作為《重慶市實施生態優先綠色發展行動計劃(2018-2020年)》《重慶市污染防治攻堅戰實施方案(2018-2020年)》重點內容進行部署安排,嚴格對標對表,真考實考,考出實績,確保改革工作落地見效。

      “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是助推綠色發展的制度利器,要認真執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嚴格追究環境刑事責任,做到后果嚴懲。”重慶市生態環境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重慶市將在今后的改革工作中加緊培育建立鑒定評估機構及配套制度,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提供技術支撐,確保改革工作深入推進。不斷強化對改革工作的指導和督察考核,加快構建責任明確、途徑暢通、技術規范、保障有力、賠償到位、修復有效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丁鳳然)

    (責編:朱傳戈、初梓瑞)
    赌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