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r9aqe"><track id="r9aqe"></track></progress>
  • <span id="r9aqe"></span>

  • 
    

  • 70年:從“開發長江”到“保護長江”

    2019年09月16日08:53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70年:從“開發長江”到“保護長江”

      近年來,我積極參與了南京長江岸線保護的立法工作,親身感受到了南溪的長江岸線修復與保護成果,真切體會到了上下游共同參與的“長江大保護”行動的效果。

      我的故鄉四川南溪是長江邊的一個小城,原是宜賓市轄縣,2011年撤縣改區為宜賓市南溪區。因長江從宜賓開始正式稱為“長江”,故南溪從過去的“萬里長江第一縣”成為“萬里長江第一市(轄區)”。而我從2000年起就在江蘇南京工作,南京是長江下游的重要城市,也是江蘇省范圍內唯一跨江發展的城市。

      兩個家都在長江邊的城市,我可以說是與長江結下了不解之緣。在四川老家和同學友人聚會時,常有人因此吟起李之儀那首詞:“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水是生命的源頭,一直在長江邊長大,我自然而然地對長江有一種親近感。張承志在《北方的河》中將奔騰的黃河稱為“父親”,在我看來,秀美的長江則是當之無愧的“母親河”。

      母親河哺育了我們,母親河也需要大家的呵護。近年來,我積極參與了南京長江岸線保護的立法工作,親身感受到了南溪的長江岸線修復與保護成果,真切體會到了上下游共同參與的“長江大保護”行動的效果。

      長江岸線從開發轉向修復與保護

      雖然從小就與長江有緣,但我真正對長江的保護有著深刻的體會,還是從2015年參與南京長江岸線保護立法工作開始。

      2015年南京市人大將南京長江岸線保護納入年度立法計劃,東南大學法學院通過公開招標承擔了相關立法研究工作。我作為課題具體負責人,全程參與了立法工作,因此對南京長江岸線的保護與修復有了較為全面的認識。

      包括南京在內的長江岸線立法的重心,在于理順岸線保護的體制機制。

      過去一直受到人們重視的是生產岸線,因此,國內僅有的關于長江岸線立法主要從長江岸線的資源價值入手。如某省份出臺了長江岸線資源開發利用管理辦法,更多強調的是生產岸線的開發利用,該政府規章第八條就明確規定:“鼓勵國內外經濟組織和個人依法投資開發利用長江岸線資源。”

      南京市早年也曾經有長江岸線資源開發利用立法的動議。不過,隨著人們對長江保護認識的加強,特別是2016年初習近平總書記在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重慶座談會提出“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要求以來,各地立法思路作了重大的轉變。比如,上文提及的這一省份,就于2017年9月將其長江岸線資源開發利用管理辦法廢止,徹底扭轉舊有的注重長江岸線資源開發利用的思路。

      就南京而言,其正在進行中的長江岸線立法進程中,也從過去的注重岸線資源利用部分轉向岸線的修復與保護,具體體現就是立法中部門職責的變遷。

      立法具體承擔部門雖然是交通運輸主管部門,但鑒于交通運輸主管部門負責的是生產岸線的管理,而保護更多是需要全域的統籌,因此,南京在正式出臺的《南京市長江岸線保護辦法》(2018年4月10日施行)中,將岸線保護的牽頭部門確定為水務部門。

      就地方立法的常態而言,承擔具體立法工作的部門往往就是立法應確定的主管部門,南京長江岸線保護立法具體工作由交通運輸主管部門承擔,但正式出臺的長江岸線保護聯席會議牽頭部門卻是水務行政主管部門。

      這是個立法過程中罕見的特例,體現了長江大保護理念的深入人心,以及地方政府各部門在這一問題上的高度協同。

      長江岸線保護的“三條魚”難題

      2015年期間,在開展南京長江岸線立法研究工作過程中,我曾經與相關部門一起回長江源頭的家鄉宜賓調研岸線保護工作。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幕是,調研座談會上一位同志曾經感嘆:“三條魚”讓我們的工作太難了!

      這位同志所指的“三條魚”就是指宜賓長江段在內的長江上游珍稀魚類國家級保護區重點保護對象白鱘、達氏鱘、胭脂魚。

      要落實好長江上游珍稀魚類保護工作,長江岸線的修復與保護工作就非常吃重,不僅要在岸線一定范圍內禁止或限制工業生產,其他的生活類設施布局也需要作出重大調整。特別是我們小時候曾經習以為常的江上餐飲船只要全部清除,而各類采砂船只也受到嚴格清理。

      更為重要的是,要在有限的財政能力支持下,投入相當大的資金開展長江岸線修復。

      因此,這位干部以“三條魚”為例列數長江岸線修復與保護工作的難度,但也表示再難也要堅持,畢竟這是利國利民的千年大計,也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戰略。作為長江源頭的第一城,理當作表率作用。

      親身感受故鄉長江岸線修復與保護成果

      的確,近年來經常回四川老家,對于南溪長江岸線修復與保護工作引發的變化,有著非常切身的感受。

      過去讀書時候的南溪西門臨江區域,基于岸線保護的目標進行了整體規劃,在原有地形地貌基礎上,不開山、不挪樹、不填塘,保留原有的山體和水體,開展了綜合治理。目前南溪長江生態綜合治理項目第一期工程已經完成,從南溪濱江新城未來之門至南溪臨港交界大石包,全長約20公里,總投資約10億元已全面完成投資。

      近年來,母親回到了四川老家,遷居到了城區內,新居就面對著長江邊新修的第一期綠道。每次回家,我要么就在江邊的未來之門下泡上一杯苶,與朋友們談天說地坐一下午,要么就是騎上一輛自行車,沿著江邊的綠道騎到南溪長江第一灣景區,感受江邊新景,或者徒步到綠道中段的漂海樓,下到江岸的沙燕保護區看沙燕。

      而即使沒有回到老家,在高中同學微信群里,也經常有同學在早上綠道騎行或跑步時上傳江邊實時景色,這時候,就像回到家鄉的江邊一樣。

      今年4月,作為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員會公眾委員,同時也作為南溪區決策咨詢委員會委員的我,牽線在四川南溪組織了一期兩委聯動的城市治理圓桌論壇。我在論壇上就提出“兩委聯動、上下游協同”,共推長江岸線修復與保護的建議。

      發言結束后,南溪區決策咨詢委員會主任馮兵拉著我的手說:看樣子我們這些年咬緊牙關,堅持推動長江岸線的修復與保護,步子是走對了!

      作為參與其中工作的一員,我真誠地為長江上下游,我的故鄉與新家的長江岸線修復與保護工作取得的進步而高興!

      □顧大松(東南大學交通法治與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責編:孟哲、杜燕飛)

    熱點排行

    赌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