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級林業部門豈能成破壞生態“保護傘”

2019年05月12日09:01  來源:新京報
 

■ 社論

原安徽省林業廳與地方政府同流合污,從守護者變破壞者,是生態保護之殤。

5月11日下午,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向安徽反饋第二批“回頭看”情況指出,安徽揚子鱷保護區雙坑片區約602公頃被涇縣開發區侵占,揚子鱷棲息地受到破壞。原安徽省林業廳作為揚子鱷國家級保護區的行政主管部門和直接管理單位,一直遮掩隱瞞違法事實,導致保護區被破壞問題久拖不決。

從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披露的情況看,原安徽省林業廳堪稱“欺上瞞下”的一個典型。

從一開始,原安徽省林業廳就可以將侵占保護區的亂象,扼殺在萌芽狀態。因為,早在2010年3月,保護區管理局就向原安徽省林業廳報告了保護區遭侵占的問題,但林業廳不僅將此事壓了下來,反而與涇縣政府合謀,偷梁換柱,將違法侵占用地域全部劃至保護區界外。

此后,原國家林業局等十部委聯合發文,要求“嚴格自然保護區范圍和功能區調整,擅自調整的,要責令限期整改,恢復原狀”,但原安徽省林業廳置若罔聞,始終不予落實。2017年,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再次指出揚子鱷保護區遭侵占的問題,林業廳繼續隱瞞,拒絕將揚子鱷保護區納入整改。

在“綠盾2017”“綠盾2018”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監督檢查專項行動中,原環境保護部根據遙感監測,要求核查揚子鱷保護區的問題。對此,保護區管理局也提交了相關報告,但原安徽省林業廳仍未采取任何措施,繼續隱瞞不報。

從這些表現不難看出,本應是生態守護者的原安徽省林業廳,卻讓生態保護的大門洞開,把自己變成基層政府的同謀,淪為了破壞者。一個又一個部門的施壓,一次又一次的治理行動,全然不被其放在眼里。若不是被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戳破,這場“欺上瞞下”的大戲,不知要演到何時。

人們不禁疑問,到底是在何種利益驅動下,原安徽省林業廳竟敢瞞天過海,為地方政府的違法行為保駕護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的意見既然已經反饋給了安徽省,那么下一步,安徽就有責任盡快啟動調查,查出幕后的主使,挖出暗藏的利益鏈,對失職瀆職官員展開全面問責,給社會一個交代。

原安徽省林業廳的做法,并非孤例。在自然保護區的管理以及地方環境治理中,類似上下同謀的現象十分突出。典型的如去年被集中曝光的“假裝整改”現象,背后是“假裝督辦”。一些省級政府部門對于地方的造假熟視無睹,甚至為地方背書,使得一些地方政府有恃無恐。

在地方生態保護中,省一級的保護機構的角色極為關鍵。一些地方政府往往基于經濟利益的考慮,想方設法打保護區、打自然生態的主意。而作為基層保護單位,胳膊擰不過大腿,很難與地方政府抗衡。此時,作為省一級的保護機構,如果能當好基層保護單位的后盾,用法律賦予的權力,對于地方政府染指保護區說不,許多生態破壞亂象,并非不可有效遏制。

原安徽省林業廳與地方政府同流合污,從守護者變破壞者,是生態保護之殤。這也再次警醒我們,生態環境的保護和治理,首先要從源頭,即相關政府部門本身抓起。進一步健全官員考核和追責機制,保障生態環境信息充分公開,從而最大限度壓縮“欺上瞞下”的空間,才能讓守護者恪守本分,看好生態保護的大門,避免地方生態保護被人為架空。

(責編:許維娜、夏曉倫)
动态邪恶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