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rxxgs"></input>
      1. 中央環保督察脫下新塘產業園環保馬甲 關停污染企業打造廣州東部CBD 

        2018年12月19日20:08  來源:法制日報
         

        距離廣州市不到一小時車程的增城區新塘鎮有個環保產業園,名為環保產業園,實際上不過是穿的一個馬甲。最終這個馬甲也被中央環保督察脫去。

        《法制日報》記者近日到新塘鎮采訪,新塘鎮鎮長潘國向記者道出了新塘環保產業園“馬甲”被脫掉的過程。據潘國介紹,新塘環保產業園于2002年6月落成,實際上是一個以牛仔服裝洗水漂染為主的工業園。園區里大大小小的企業多達68家,同時還有8家油庫企業。

        隨著新世界花園小區和尚東光雅苑小區的建成,近兩萬人成了新塘環保產業園的鄰居。兩小區居民對產業園的污染問題投訴不斷。

        2106年12月,中央環保督察在廣州督察期間,不斷接到舉報,反映新塘環保產業園洗水漂染企業廢氣和周邊油庫企業重油氣污染問題。老百姓稱,這些企業的污染問題嚴重影響了他們的生活。潘國說,就新塘產業園的污染問題,中央環保督察在廣東省督察期間曾重復接到舉報31宗。中央環保督察向廣東省反饋督察意見時,專門將新塘環保產業園的污染問題提出來。2017年4月廣東省委政法委、省綜治辦對新塘環保工業園的污染問題掛牌督辦。

        “新塘環保產業園的污染問題不整治是不行了。”潘國說,根據中央環保督察組以及廣東省政法委、省綜治辦的掛牌督辦要求,增城區將新塘環保工業園整治工作列為全區“1號工程”,將園區內及周邊76家污染企業全部納入整治范圍。“2018年2月10日,76家污染企業全部停產。”在整治污染企業過程中,增城區累計開展聯合執法2130次,出動執法人員9176人次。令新塘鎮上上下下感到欣慰的是,在關停76家污染企業過程中,未發生一起越級上訪特別是群體性事件。

        平穩度過污染企業關停并不是增城區政府的唯一目的,在增城區政府看來,給工業園找個新出路才是根本所在。

        “下個月,我們的孵化器項目就要動工了。”在污染企業已經關停的新塘環保產業園空曠廠房外,曾是廣州市創景漂染公司人事行政總監的周偉健告訴記者,創景漂染關停后,他們就一直在琢磨干點什么,經過反復論證,決定在原廠址建設一個孵化器項目。目前,這個項目已經有了眉目。

        據增城區政府有關負責人介紹,創景漂染的轉型過程只是新塘區環保產業園整體轉型的一個典型代表。潘國說,目前,已經明確,要將整個園區融入廣州市“一江兩岸三帶”總體發展格局,目標是將已經人去樓空產業園打造成廣州東部的CBD。

        而對于新世界花園小區業主吳彩云來說,最高興的是空氣質量的改善。據新塘區政府介紹,根據新世界花園小區環境空氣質量監測站實時在線監測數據,2018年1月至10月,小區環境空氣質量未出現臭氣超標情況。新塘鎮1月至10月優良天數達到235天,同比上升1.29%。

        如果說,增城區新塘環保產業的蛻變是個個案,那么廣東省東莞市麻涌鎮華湖濕地的變遷則是偶然中的必然。

        華陽湖與新塘環保工業園曾有著共同的過往。華陽湖曾經遍布著100多家污染企業,麻涌鎮副書記陳文龍說,污染等多種因素疊加,導致華陽湖的入湖河流發黑發臭,最終華陽湖的水質也變成了劣Ⅴ類。

        為了治理華陽湖的污染問題,從2013年起,麻涌鎮關停了中成化工等112家企業,累計清拆非法禽畜養殖場223個共16.5萬平方米。經過整治,以往的劣Ⅴ類黑臭水體變成如今的華陽湖生態濕地公園。

        “2017年,麻涌鎮生產總值為220億元,比2013年增長了50%;稅收總額40.5億元,比2013年增長了53%。”陳文龍說,治理污染不但沒有對麻涌的經濟帶來負面影響,反而,迎來外來投資大幅提升,先后吸引京東、云南城投等19個總投資538億元的優質項目落戶麻涌鎮。同時,華陽湖濕地公園周邊出租鋪位的價格也從污染治理前的每月每平方米0.8元漲到現在的8元。

        廣州市增城區新塘環保產業園被中央環保督察脫掉環保馬甲后,下狠手,出重拳,一舉關停了76家污染企業,并成功找到新出路;東莞市麻涌鎮同樣是通過污染治理,讓華陽湖這個過去的臭水坑變身成濕地公園。兩個案例成功的路徑并不完全相同,但結果卻是一樣的,那就是污染治理不但沒有給當地經濟發展帶來負責影響,反而為當地筑巢引鳳帶來良機。中央環保督察、環境污染治理影響地方經濟發展的謬論更是不攻自破。(記者 郄建榮)

        本報北京12月18日訊

        (責編:初梓瑞、莊紅韜)
        动态邪恶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