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rxxgs"></input>
      1. 三門峽:人與白天鵝情未了

        袁 昕

        2018年11月20日08:1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天鵝出生地蒼龍湖
          張明云攝

          再次放飛A55
          張明云攝

          提起白天鵝,三門峽人人都有說不完的話:白天鵝不僅僅是需要保護的野生動物,更是與這個城市相伴的精靈。每年10月至第二年3月,上萬只白天鵝從遙遠的西伯利亞遷徙到三門峽,在黃河岸邊自由飛翔、嬉水、覓食,譜就人與自然和諧之曲。

          如今,三門峽已經出臺了全國首部保護白天鵝的地方性法規,在每年的白天鵝越冬保護期內,禁止在白天鵝重點保護區內開展影響其棲息越冬的生產生活活動。三門峽市志愿者聯合會白天鵝保護分會會長張明云告訴筆者,三門峽人已經把保護意識化于行動之中,在天鵝湖附近,哪怕是春節、婚禮也沒有人燃放煙花爆竹。

          張明云是三門峽本土攝影師中的一員,專心拍攝野生鳥類長達15年,白天鵝、紅腹錦雞都是他鏡頭下的常客,最令他印象深刻的,還是出生于三門峽、歷經波折后返鄉的白天鵝A55。

          2015年5月,一對經過救治留在三門峽天鵝湖國家城市濕地公園的野生白天鵝夫婦,孕育了6只小天鵝,這也是我國首次發現野生白天鵝在黃河流域成功自然繁育后代。幾個月后,6只小家伙戴上了環志,有了屬于自己的“三門峽戶口”,其中一只就是A55。從出生起,A55和兄弟姐妹們就在三門峽人的溫情目光關注下成長:它逐漸褪去灰色絨毛,初顯漂亮模樣。

          張明云一直用照相機記錄著A55一家的生活。時光荏苒,轉眼到了2016年3月,健康長大的天鵝寶寶們隨著大批天鵝向北遷徙,“當時真的很不舍,A55和兄弟姐妹們沒有父母帶領著一起飛走,相當于是孤兒,各奔東西。”A55飛走后,衛星定位失靈,人們也沒有在回三門峽過冬的天鵝中發現它的身影。張明云到河北黃驊和內蒙古烏梁素海等地尋覓無果后,在網上發布了征集消息,得到了公眾的熱切響應,大家都盼望著早日找到流落在外的三門峽籍天鵝寶寶。

          2017年8月21日,得知A55在千里之外的內蒙古包頭出現的消息后,張明云一行人立即啟程,駕車前往查看。通過幾個小時的尋找,他們終于在包頭市南海濕地發現了這只白天鵝。“我當時真是百感交集,看著它孤零零地在水邊游蕩,不時發出得不到回應的叫聲,感覺就像是自己孩子受了委屈。”張明云提起當時的情景,仍舊難掩傷心之情。

          當時A55所在水域面積較小,臨近公路,車輛鳴笛都會驚擾到生性膽小的它,眼見它羽色暗淡、體型瘦弱、翅尖受傷的狀況,張明云急忙與三門峽林業局進行聯系。“就算是不會飛的鴨子,在水中都很難抓住,何況是能飛越高山的白天鵝,但我們當時在水里游著就能捉住它,可以想象它當時有多么虛弱。”張明云告訴筆者。

          經過與包頭南海濕地保護管理處、包頭黃河國家濕地公園多方協調,大家一致認為,這個地方目前不具備救助白天鵝的能力和設施,也不適合其生長。在內蒙古、山西、河南等地相關部門的全力支持下,野生動物運輸所需的相關手續被以最快速度辦理妥當。

          2017年8月26日,張明云和同伴連夜踏上了護鵝回鄉之路,途中突遇大雨,大家爭分奪秒輪換開車,顧不上吃飯,終于趕在8月27日凌晨回到了三門峽,眼見著獸醫給小家伙喂了藥,大家懸著的心才終于放了下來。

          整個冬天,A55在三門峽野生動物救助站的精心養護下,身體狀況有了明顯改善。2018年2月,大家趕在天鵝遷徙前把它放回了天鵝湖,它很快融入了天鵝群體之中,隨著大部隊一起飛離了三門峽。但因為它翅膀受過傷,飛行能力弱,飛到黃河對面后,沒幾天又飛回了天鵝湖,像是舍不得離去。

          現在,A55每天都要試著飛行一段時間,為今后的長途遷徙做準備,人們可以在天鵝湖國家城市濕地公園看到它潔白的身影。張明云提起遷徙一事惆悵不已,“遷徙是野生白天鵝的天性,如果它能飛走最好。但它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樣,其實我舍不得讓它走。如果它飛不走,我希望它能在三門峽找到自己的伴侶,繼續拍它的下一代。”

          對于張明云來說,他希望今后能帶著自己這些年拍攝的200余種野生鳥類圖片及視頻,走進幼兒園、中小學,給孩子們講述人與鳥兒的故事。

        (責編:初梓瑞、莊紅韜)
        动态邪恶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