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rxxgs"></input>
      1. 設立“桶長”,試水“垃圾銀行”……

        創新制度 讓垃圾分類成新時尚

        陸培法  高  虹  徐月東  葉佳蓉

        2018年11月20日08:1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有了“桶長”,垃圾可以追溯到戶;有了“垃圾銀行”,垃圾可以兌換成牙膏、香皂等生活用品……近期,全國各地不斷創新垃圾分類的制度設計和科技手段,使垃圾分類邁上了新臺階,也讓垃圾分類逐漸成了社會新時尚。

          

          垃圾可以追溯到戶

          有這樣一群人,每天早晚高峰的一個小時是他們的上班時間。他們就是“桶長”。

          “桶長”誕生于垃圾分類實行的“桶長制”,是通過委任桶長,明確責任范圍、工作職責的工作方法,將垃圾分類工作以網格責任田形式清晰劃分責任區域,把生活垃圾責任到每個樓道、每家居民、每個單位、每幢樓宇,做到垃圾分類責任到人。

          在浙江省杭州市圣奧領寓小區,“桶長們”每天準時出現在小區的垃圾投放點,引導居民正確分類投放垃圾。吳德芬就是“桶長”之一。他從垃圾桶中挑出一只綠色廚余垃圾袋,用手機掃了掃袋上的二維碼,頁面顯示這只垃圾袋來自該單元的一戶居民。吳德芬接著打開袋子,確認只有餐廚垃圾后,在“巡檢評分”一欄內打上了滿分5分。

          把好垃圾分類關,“桶長們”功不可沒。從現場指導,到掃碼溯源,再到公示評比和入戶培訓,每一環都離不開他們忙碌的身影。

          “桶長”又分為區域、街域、單位和社區桶長,分別由各級領導擔任。杭州市江干區還實行“兩只桶”的管理制度:小桶,即居民家里的垃圾桶(雙色桶);大桶,即小區內的垃圾桶(四色桶)。大桶長由物業企業負責人擔任,小桶長由居民戶主擔任。

          這種責任到人的“桶長制”和可追溯到戶的小小廚余垃圾袋,正在引導居民分類投放垃圾,效果不同凡響。

          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的永和居易小區有近1400戶居民,小區內48個固定垃圾投放點,每個點位均配有一組“廚余垃圾桶”和“其他垃圾桶”。這種配置并不稀奇,可是在這座小區,廚余垃圾卻都能“乖乖”地躺在專用的綠色垃圾桶里。

          小區居民垃圾分類的意識何以這么好?秘密就在垃圾桶里。翻開該小區綠色的垃圾桶,可以看到里面都是一些整齊的白色垃圾袋,袋子上不僅印有“廚余垃圾”的字樣和圖案,還有一個特殊的二維碼。“這是廚余垃圾專用的塑料袋,由政府發放給市民。”海曙區望春街道廣安社區辦公室主任吳海波說,每個季度,他們給每戶人家發放約93個廚余垃圾袋,引導居民分類投放廚余垃圾。

          “物業給我們家送了專門的分類垃圾桶和垃圾袋,一個季度領一次。”浙江省寧波市北侖區新碶街道東海明園居民黃女士表示,綠色的垃圾桶裝廚余垃圾,黑色的則裝其他垃圾,垃圾袋上還有二維碼,可以掃碼追溯到戶。

          與寧波市一樣,杭州的廚余垃圾袋同樣由政府發放,每戶人家每天大約得到一個。如果一戶家庭天天“滿分”,一個月最多可換15個雞蛋。而整個單元的分類成績如在小區排名高,“桶長”還能額外領到500元獎勵。

          杭州市環衛部門介紹,杭州現有家寶兔等4家企業被中國物資再生協會評為“再生資源創新回收模式典型案例”。政府部門正在不斷加大對再生資源回收利用企業的扶持力度。

          “回收處理是垃圾分類的重要末端環節。”杭州環衛部門一名工作人員稱,“我們正在加強再生資源回收體系建設,力爭用3年時間在全市居民小區和單位普遍設置回收網點,為促進垃圾源頭減量作出努力。”

          多地試水“垃圾銀行”

          看到小區門口有志愿者在做宣傳,江蘇省揚州市錦旺社區的吳阿姨主動詢問是什么活動。在聽到是鼓勵垃圾分類后,吳阿姨笑著對志愿者說:“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昨天,我還把垃圾拿到超市里呢。”吳阿姨口中的超市就是位于錦旺社區一家名為垃圾分類愛上e公益的超市。這家看似“平平無奇”的超市是眾多小區居民常去的“老店”。

          在這個超市出現之前,吳阿姨都是把家里的報紙和廢紙扎起來送到廢品收購站,既費體力又耗時間。至于塑料瓶等其他垃圾,就統統扔到垃圾桶里,也沒有注意進行分類。“自從小區里開了這個超市之后,我們都會把家里的垃圾進行分類,送到超市來兌換積分換商品。”吳阿姨指著這家超市說,不能兌換的有害垃圾拿到樓下有害物垃圾桶中。

          愛上e公益超市負責人李紅軍表示,這家超市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居民家中分類的垃圾按照重量、數量等標準來兌換積分,用積分換取相應生活用品,目的在于提高居民垃圾分類意識和參與度。

          “我們小區共有2400多戶、6000多名居民,每天會產生大量垃圾,如何變廢為寶是我們一直思考的問題。”錦旺社區黨委書記戴素麗說。錦旺社區創新垃圾分類模式,開辦再生資源兌換超市,讓管理與自治相結合,提升居民垃圾分類意識。除了兌換超市,錦旺社區內還設置垃圾分類亭16處、舊衣回收箱8個、宣傳展示箱4個,基本消除了垃圾分類的工作盲點。

          而在江蘇省泰州市高新區永興花園小區,人們看到5個可再生垃圾智能分類投放箱,分別在箱體標明紙張、塑料、金屬、玻璃和有害物等五種類型,在垃圾箱中心位置有一個控制感應裝置。

          浙江聯運知慧公司泰州分公司負責人吳云介紹,“這個感應裝置就是這臺機器的門禁。”居民使用積分卡在感應裝置刷卡,并點擊需要投擲的垃圾類型,箱體自動打開,投放到箱體中的垃圾被稱重計算,相對應積分累積到卡中,居民依靠積分來兌換相應獎勵商品,箱體內的垃圾則由相應的垃圾處理車進行定期、定類處理。

          50個煙頭兌換1個綠色積分,10個廢舊電池也能兌換1個綠色積分;3個綠色積分可以兌換一袋鹽,12個積分可以兌換一袋洗衣粉。

          據報道,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縣孟彥鎮羅傘村的“垃圾銀行”開張后,村民紛紛加入收集垃圾的行列,兌換的綠色積分可以隨時在村里的“垃圾銀行”換成鹽、味精、牙膏、香皂等生活用品。

          從“一個環境問題突出的村寨”,到“街道上沒有了垃圾死角,也沒有塑料包裝隨風飛舞”,羅傘村的“垃圾銀行”實施不足半年,效果明顯,這證明了創新工作方法對治理農村垃圾的作用。

          當前已有不少地方推出“垃圾銀行”,從河北正定縣到陜西黃龍縣,從江西德興市到貴州施秉山村……多地“不約而同”試水,通過小創新撬動垃圾分類難題。

          垃圾轉化為新資源

          在福建省廈門市集美區的一個小區,有片中草藥園,種植了薄荷、枸杞、九層塔、魚腥草、蘆薈、檸檬等20多種常見的中草藥植物。據了解,小區居民投放的廚余垃圾處理成的有機肥,部分會被返撥回社區,用于小區綠化用,所以他們建了這片中草藥園,作為少兒生態環保教育實踐基地,可以讓青少年們從小親近中草藥,認識中草藥,增長對中醫知識這一傳統文化的了解。

          據統計,目前生活垃圾中約70%為廚余垃圾,約20%為可回收垃圾,不可利用的垃圾只占10%左右。生活垃圾分類收集和分類處理是有效解決垃圾減量化、無害化和資源化的基礎,而要真正實現垃圾的分類處理,干濕分離則是關鍵。而得知集美區水泉灣小區的垃圾實現了干濕分離,立即就有環保公司找上門來,主動要求來回收“干垃圾”,這些“干垃圾”經過妥善處理和加工,可以轉化為新的資源,這樣一來,真正的“垃圾”所剩無幾。而且舊電池、廢棄燈管、過期藥品、廢棄日用化學品等這些“有害垃圾”被隔離開來,就能得到集中的科學處理,防止它們污染土壤和水源。

          農村垃圾處理一直是農村環境整治中的老大難問題。湖南省安鄉縣安康鄉向陽村積極探索農村垃圾處理新方法,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向陽村的農村垃圾實行“分類減量、按量收費”的3個“1/3”處理模式,即1/3漚肥(青草、菜葉、草木灰等),1/3回收(塑料、紙盒、有害垃圾等),1/3焚燒。“按量收費”是保證資源回收的前提,根據垃圾產生量,按人均和戶型(商店戶、茶館戶、一般戶等)確定衛生費標準,采取用廢品抵衛生費的方式進行收取。“資源回收”按照“村級主導、市場運作、上戶收購、少補多兌”的方式,實行再生資源回收循環利用。

          據了解,甘肅省蘭州市在主城區、縣區所在地全面推行“巡回收運”“直接收運”兩種模式,投放122輛小型垃圾車,收運沿街商戶和果皮箱;投入224輛垃圾壓縮車深入居民小區、院落收運;投入69輛壓縮車在131條收集線路定時收集,所有生活垃圾全部運往中鋪子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

          蘭州豐泉生活垃圾發電項目建成后可以日處理垃圾3000噸,可以承擔主城區生活垃圾處理,現在項目完成一期建設,日處理垃圾達到了2600噸,每年可以處理生活垃圾大約73萬噸。除了自用電以外,平均每年可向電網供電1.74億千瓦時,可替代節能5.75萬噸標準煤,減排二氧化硫約249.1噸,減排溫室氣體二氧化碳約2萬噸。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劉建國分析,在我國推行垃圾分類的起步階段,主要矛盾在于后端缺乏現代化、多樣化的垃圾分類處理設施。即使部分居民做到了源頭分類,環衛企業也做不到分類收集和分類運輸。

          劉建國指出,過去我國主要依賴興建大量的現代化衛生填埋、焚燒發電等末端處理設施,但是日益稀缺的土地資源、不斷提高的環保標準對垃圾處理提出了減量、提質、增效的更高要求,垃圾分類就是實現減量、提質、增效的必然選擇。

          他說,垃圾分類實際上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和社會文明的產物與標志。近年來,我國一批城市相繼建成了多樣化、現代化的垃圾分類處理設施,這主要得益于源源不斷的科技創新,為垃圾分類處理提供了較好的硬件保障。

        (責編:初梓瑞、莊紅韜)
        动态邪恶图片